幽幽子-高三狗长弧中

三观不正二次元常住民,对三次元的事情基本上不感兴趣,牛姨厨。
本命众多,日常花痴。
大本命常变,目前是宰厨。
原作党,无脑黑角色,诋毁优秀作品原作之人请自觉远离,我雷,非常雷。
小野狗all太党里的织太党,cp基本上没有雷点,但是不吃宰左。
咸鱼一个,产粮随缘。
个体精神不稳定,可能会不定期失踪,抖S有,抽风有,负能有,加关请谨慎。
所谓
屏幕里外不是一个人
说的就是我啦!

近日部分摸鱼集合

安吾先生生日快乐!!!
终于赶上了末班车
但是恐怕几天后织田作的生贺得鸽了orz
平时都让安吾吃狗粮太可怜了今天就人他发狗粮吧
(然后上床组干了个爽(buni 我们亲爱的情报员先生就连生日也没得休息更别说情人节了(bushi)

P1—2中安
P3犬神生成的阴阳师织╳由狐狸凭依夭折孩子而成的式神宰(女装正太)(织田作以为他是女孩子)(其实是我不小心画得太幼女了干脆就把和服也改成女式的了www)
P4 1922织
P5 HPpa
P6万圣节pa
P7刀子 emmmm填涂笔是个好东西
P8—10 oc

【织太】被神所抛弃的角落Ⅲ

    #天使桑×恶魔君
    +
    学院paro
    #玻璃渣夹心棉花糖
    #年龄操作有
    #ooc我的锅
    #他们属于彼此
    #私设如山
    #文笔渣
    ↓ok?
   
    身体撞上了冰冷的河面,粘腻厚重的臂弯将他拥入怀里,伴随着每一次的呼吸都有腥甜刺痛的针侵入进来,排挤了肺部残留的氧气。
    四肢无力地挣扎着,本能的恐惧感油然而生,此时波浪中夹杂的微光看起来也像是有力的手掌,然而掌心未能收束希望便融化在了水里。
    “谁来……”
    “……都……可以……”
    幼童细微的呢喃也跟着化入浊流。
    吞噬了。
    再也不见。
    ※
    古老的神话,恶魔自深渊崛起,他们诱惑人类,欺骗人类,淫靡而残暴,卑劣而怯懦。他们用沾满血污的尖爪掏人心肺,喰食灵魂,从此世界上埋下了“恶”的种子。
    ……你以为只有恶魔会做这种事情吗?
    心是相通的,卑贱,是所有心之物都脱不开的罪业。
    天使也不例外。
    尽管与神话时代已相去甚远,遥远到时代变迁抹消了能够证明他们存在的一切痕迹,唯有“恶”的种子被遗留了下来,还开出了残破的花朵。那花的子房在无知间变得臃肿肥硕,孕育的是血淋淋的果实,还未出生便烂在了状似青翠的囊中,腐朽的脓水滴落,恶臭四溢,不堪入目。
    ※
    等太宰结束治疗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方才还露了一角的月光现在完全被浓稠的黑暗给吞没了,远处黑魆魆的树影张牙舞爪地扒进窗内,让原本就狭窄的走道更加令人窒息。
    我实在是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尽管我并不害怕那些都市怪谈,但医院沉重的气氛鬼使神差地让一些细碎的呻吟咬上了耳朵,占据了我的大脑。
    这种感觉会让我回想起过去,这可不行。
    我使劲甩头,把那些幻听归结为疲劳过度作祟,这时,医生出来了。
    他向我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再三犹豫后,又开口道:“您是他的……”
    “班主任。”
    “是吗……”他抬起眼来望向我,他的眼底涌动着不安和谴责,“那个孩子就拜托你了。”
    我随口应和了一声,继而进入房内。
    “啊!织田作!”
    太宰见我发出了明快的声音,脸颊还因发烧而透露出不健康的红晕,但精神看上去却好的不得了。
    “那个医生话好多啊~问这问那的好烦!”
    “他是个好人啊。”
    “但是他差点扯掉我的衣服诶!一点都不顾病人的感想,太过分了吧!”
    说罢,他摆出一副拒绝的样子把手护在胸前。
    “很有医德吧?”
    他闷闷的嗯了一声,嘟起了腮帮子。
    我看了一眼时间,实在是很晚了,虽说先前就通知过太宰的家长了,但也不能在外逗留太久。于是我呼唤太宰,告诉他该回去了。
    太宰一副青春期叛逆孩子似的不情不愿,但最终还是没吭声,跟了上来。
    我一路把医生嘱咐给我的东西和他说明了一遍,太宰心不在焉地听着,又突然打断了我。
    “织田作你会和班里的人说吗?”
    “什么?”
    “……我是恶魔的事情。”
    “……不会。”
    “是吗。”
    从他的表情上我什么都读不出来,尽管在笑着,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倒是一种对什么都无所谓的空虚感。
    应该安慰他吗?这么思考着手就按上了太宰毛茸茸的脑袋,揉搓着,大拇指无意识的划过了头角的根部,粗糙的断面将我引导向了中心的空洞。
    原来没长成的角是空心的吗……
    古老神话中的生物已无迹可寻,但如今仍有像我们这样“返祖”的人出现。从人胎里出生却有着异于人类的外表,仅此而已就被区别对待,特别是于恶魔而言。漆黑的尾巴,干皱的翅膀,尖而长的耳朵都是可以隐藏起来的,唯有骇人的一对尖角,无论如何都收不起来。这在幼年期还不易被人察觉,但随着岁月流逝,角也会越长越大,直到突出发间,变成灾难的标志……
    我想着这些无厘头的东西,出了医院的大门。
    “太宰同学,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叫我太宰就可以了啦。把我送到那附近就好,我自己能走回去。”
    他很是不客气地直接打开车门,钻进了后座。估计和他争辩也无果,我也就由着他的性子来了。
   
    那天晚上,他离开前喊了我的名字,向我挥手,隔了远远的一条街。
    我听的不是很清楚,只觉那孩子轻快的嗓音在街头随风飘散——
    “さよ……なら……”*
   
    第二天,太宰没有来上学。
    ※
    我一大早就收到了他家长的来电说是发高烧要在家休养,就批准了。
    差不多是时候了吧……
    于是决定下班就去太宰家看看。
   
    从学生档案上得到了太宰家的具体地址,我立马驱车前往那栋略显高档的民宅。
    我泊好车,顺便调整了一下紧张的心情,然后按响了门铃。半晌,一位美丽的中年女子开了门,她看到我似乎一脸惊讶,毕竟我并没有提前通知。
    “您是……”
    “不好意思,擅自前来叨扰。”我鞠躬道,“我是织田作之助,太宰同学的班主任。”
    她愣了愣,随后温和而腼腆地笑了。
    真像啊,同样温柔可爱的笑脸,那孩子若是真心欢喜,想必笑容会更加灿烂。
    “昨天晚上我们家阿治让您费心了,实在是感激不尽。”她向我鞠躬回礼道。
    “这点小事没什么,我是来探望太宰……太宰同学的,他还好吗?”
    “这个嘛……”太宰夫人显出一丝窘迫,“他烧还没退,应该还在睡吧……”
    “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不要吧,他不太希望别人打搅他。”
    被一口回绝,那就没办法了,我只好递上伴手礼并向她道别。
    我目送她合上门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绕到了房子的后院,从这里可以看到所有楼层的窗户:一楼亮堂着,二楼和三楼都没有点灯,阁楼则被窗帘遮的严严实实。
    边上有邻居,要是在这里张开翅膀就太显眼了……那就只能赌一把了吗?要是在这里被抓住我就得以擅闯民宅的罪名被逮捕了,这么多年来的努力也就白费了,希望我的技术还没有退步才好……
    抹了把冷汗,我后退两步,借助冲力攀上了管道,随后快速地抓住了窗沿,凭着这自暴自弃式的冲动,一鼓作气爬上了阁楼。好在窗前的大树遮住了身影,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阁楼窗户的锁有点生锈脱落了,我没费多大功夫就撬开了它。拨开窗帘一角向里窥探,有一个人影躺在地上,我试探性地呼唤道:
    “太宰!”
    没有动静,所以我稍微加大了音量。
    “喂!太宰!”
    人影抖了抖,孩子熟悉的脸庞转了过来,他大张着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织田……作……?”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却发不出来任何声音,好像我吓得太过头了。
    窗户太小我进不去。我用力扯开窗帘,突如其来的光线刺得他泛起了泪光。我能清楚得看见太宰的双手被粗鲁地反绑在了背后,双腿也被死死的捆住了,身上的校服凌乱不堪,满是污秽和血迹。他痛苦地喘着气,似乎被高烧折磨得奄奄一息,但仍然倔强地拼命摇头。
    他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太宰,你再忍耐一下,我马上就救你。”
    “不要!”他头摇地更厉害了,“我没事的织田作!不要!”
    我无视了他请求,顺着原路返回地面,小心地离开后立马就打通了儿童相谈所的电话。
   
    后来经过调查,证实了太宰确实有受到父母长期的虐待。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恶魔,这就足够了。
    我推开房门,那孩子正缩在床铺一角,双眼无神地盯着自己反反复复揉捏着的手腕。我请求那些职工离开,关上门,然后径直走向太宰。
    我没有说话,只是坐在了他的边上。
    “父亲和母亲呢?”
    “被带走了,应该以后都见不到了。”
    “……嗯。”
    我回想那位母亲和蔼的面容,一时仍然感到难以置信——
    人竟能与恶魔如此相似。
    “织田作……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救我?”
    “什么?”
    “我曾不止一次自杀,但都被他们救下来了……你说他们为什么要救我?明明那么的……痛恨……”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崩溃了,积攒了十三年的苦水如大坝决堤般倾泻而出。他的指甲抠进了手腕上的绷带,在密密麻麻的伤痕间增添了新的血迹。
    我有点不知所措地抓住他的手将这单薄少年的小小身躯揽进怀里,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
    “本来人不是单面的啊,太宰。既然有残忍自私的一面自然也就会有爱残存,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他们的……”
    ……孩子啊。
    “但是我想死啊,织田作!”他环住了我的脖子,把脸埋进了我的后背,“我想死啊!我明明就还记得——我出生的那一刻母亲是发出了怎样的尖叫!为什么我会记得啊?!”
    “不受任何期待……像这样的出生,像这样的我——还是消失掉更好啊!要是没有我的话,就没有人会受伤了!父亲和母亲也不会……我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着……”
    压抑着呜咽,他和不断打旋着的泪水顽抗挣扎,最终是没有让它落下。
    “太宰,没事的都过去了,你会去往福利院,会遇见新的朋友,然后再过不久就会被某个好心人收养,你会——”
    我尝试用我贫瘠的语言来安抚面前这个几经崩溃的孩子,说着些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我知道这些苍白的话语是无法蒙骗聪明如太宰的孩子的,但他仍逐渐冷静下来,并轻声道谢。
    “我可以看看你的翅膀吗?”
    他突然提出这么个不合时宜的请求。
    今天我也没有穿着专用的衣服,想要张开翅膀只能把衬衫脱掉,但我没有拒绝他。
    多年未活动的肢体伸展开来传出一阵酥麻和刺痛感,我折起腕骨,将羽翼覆上了太宰的后背。他也把脸蹭了上来,少年人皮肤独有的细腻质感通过羽管的神经末梢穿了过来,他的手抚摸着我的翅膀,像对待一件珍宝一般。
    “毛茸茸的……好舒服……”
    “我的翅膀皱巴巴的……一点也不好看……”
    他自言自语着,手渐渐绞紧,底下的骨头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太宰?”
    他好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了手。
    “抱歉!很疼吗?”他说,“说起来我差不多该走了吧!”
    他掀开我的翅膀,从下面钻了出去。
    “织田作——”
    他停住了开门的动作。
    就在正我打算询问的时候,太宰回过头来,带着微笑。
    “不——没什么。”
    那是我所熟悉的表情。
    “さよなら。”
   
    现在回想起来。
    那说不定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TBC——
    ……………………………………………………………………
    #さよなら(sayonara)既有再见的意思也有永别的意思*
    #商店里会卖天使特制的衣服,背后有隐藏的两道开口设计,方便收放翅膀
    #相较我们为期四天的暑假来说中秋也算长假了
    #运动会摸鱼爽,有时间再慢慢描线稿。今年运动会终于放晴了,打破了我们学校每逢运动会必下雨的诅咒,回想前年缩在看台上,穿着一次性雨衣打着伞,前面漏雨后面漏雨,裹着毛衣护着书包在狂风中瑟瑟发抖我的眼泪就要掉下来。。。

【如果自家oc cp和喜欢的cp遇上了会发生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怼上的,等我到达现场的时候事态已经无法挽回了,场面一度失控。
两个毒舌又骂人不带脏字的家伙放一起果然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嘛。
真的不是我的锅,我只不过跟踪偷拍了而已。

突然就想看自家女儿和宰互怼然后打起来
说是互殴,实际上被打的只有宰
别怀疑,我真的是宰厨
虽说我知道哒宰是会打架的吧,但是作为一个绅士不会轻易做打女生这种没品的事情对吧?
(不过说实话就算他动真格也打不过)

最后1P是人设
以后oc相关见tag
PS.扫描质量真是令人感jue动wang,不得已只能拍照
PPS.最近老是在楼梯上踩空是怎么回事……

麻麻生日快乐!
再一次差点忘了真是不好意思(土下座)
亏我也是麻麻的语c的说。。。
本来说今天要画生贺的吧不咕不咕结果还是咕了(再次土下座)
只好拿35老师的生贺和官图来充数了。。。虽说是麻麻的生贺但总有人乱入emmm

哎,人生最悲惨莫过于上高三了( ̄H ̄;)

接上 官方同人集的图
emmmm我敢肯定我看到了至少三种很眼熟的画风,感觉很可能和我看过的连载漫画是同一个作者
文豪野犬 汪!
打工吸血鬼雾岛君(?)
Bloody+Mary(?)
……
缘分真是不可思议的东西啊……

PS.果然官方同人集没有很明显的cp倾向
但是没有织田作真的很可惜啊……
PPS.最后一张是画集里的35老师画的小说第五卷迷你漫画,发错地方了orz

接上  官方同人集的图
基本上就拍了每篇尾的企划参加贺图
唯一拍全的那篇只是因为我看各种职业的哒宰看的一本满足而已(//∇//)

终于到家了!可以看新买的书了!
吹爆35老师!
拍了一些图 大部分是同人集的 画集的图网上都找得到就随便选了几张彩图和不太常见的角色设计原稿
chuya经历了由和风到欧风的转变……
尽管织太成分只有两张收藏卡,还是私心打了tag(。>ㅿ<。)话说我依然没有找到那张传说中的全彩哒宰生贺图。。。上次网上找了整整几个小时orz。。。好想看。。。

图还得分几次才能放上来

二次元是个好东西
上一秒还生无可恋想千方百计弄死自己
下一秒满脑子就只剩♡♡♡♡♡♡♡♡
我♡二次元

【织太】沙雕脑洞
哒宰你不要让织田作死了都不省心啊!

指绘
关于太宰桑不可思议的魔法秀发(bushi)
描图有
ooc有
对不起我画不出先生您的盛世美颜!(土下座)
刚刚忘了画绷带。。。

织田作,你知道吗?
我有619种和你见面的办法哦!
所以你来接我怎么样?

今天要用哪种呢?
我的话去哪里都不害怕哦,只要有织田作在的地方就是天堂啦!
所以你来接我吧!

织田作你现在在天上吗?
残念啦~我一定会掉到地下去的吧,因为我是个坏孩子啊!
所以我们错过的时候就请你远远地打个招呼吧!

织田作你当时为什么要一个人走掉呢?
如果把我也一起带走该多好啊!
这样起码你还能陪我再走一段路呀!

【愿彼时的我与你一齐死去】




我真的不喜欢发刀片。。。
天晓得我为什么画了这个
大概是因为最近长期负面情绪爆表的原因吧……
上色超级废……